当前您在:主页 > N超生活 >如果有天堂,应是图书馆的模样
如果有天堂,应是图书馆的模样
作者: 热度:118℃

如果有天堂,应是图书馆的模样

诗人、文学大师波赫士曾在小说中发明一座图书馆,在这座虚构的图书馆中一本虚构的书里,有个虚构的星球,语言及生活逻辑与我们完全不同。南半球的语言中没有名词,比方说没有「月亮」这个词彙,但有一个相当于「月出」的动词。如果要表达「月亮自河面上升起」,他们会说「在不断流动的上方月出」。北半球则是相反,在那里,动词不重要,名词是由许多形容词堆叠而成。所以也没有「月亮」的说法,取而代之的是「黑暗之中圆圆高耸地没入云白色的亮」或「空灵柔和的橘黄」。

在这个虚构星球的北方文学里,有大量想像的事物,可以根据诗意的需要随时组合或分解。他们不相信名词所指涉的现实物体,认为事实本身纯属偶然。「宇宙是一系列思维的过程,不在空间展开,而在时间中延续。」

这段描述,深印在我脑海里,让我对习以为常的世界产生许多震荡、提问和想像,对文字和语言不再只有一种体会。而且,最重要的,该如何描述──那种突然之间多了许多可能性的诗意和美感。

日本资深广告创意人嶋浩一郎曾在他的着作《到书店找创意》书里,详述无数实体书店对于提炼灵感和工作能力的好处,其中之一便是「感受世界」。你无法找到其他地方如置身在书店里那样,被许多不同主题、不同领域、不同观点的知识围绕。巡梭一圈,就像插上插座,与世界相通。网路虽然有更庞大的资讯量,但你无法「置身其中」,电脑也不会为你形成某种世界观,你只能藉由已知的关键字搜寻,无法和「未知」相遇。如果不知道要搜寻什幺,再多的资讯也不会为你现身。

这种对世界的理解和延展,有点波赫士的虚构星球给我们的刺激,月亮不是月亮,月出等于空灵柔和的橘黄。如果你不是站在某种观点之上,不是握着一把能打开未知的钥匙,不会以这种方式和世界相遇。藉由某间有想法的书店,在A旁边摆着B书,而得到C的知识;或如《书店里的影像诗》导演侯季然所说的,「了解自己在世界中的座标。」

独立书店是一个提供「偶遇」机会的场所。在这里偶然遇见从来没想过或不会主动去接触的书,进而发现一个新奇有趣的世界。或得到某个新鲜想法的种子,成为未来工作或生活的助力。

生活风格指标杂誌《Monocle》,今年将实体书店数列为宜居城市条件之一,让我对这份刊物更加佩服。在全球书市一面倒的哀叹之中,他们却将书店列为未来生活趋势之一,看到实体书店无可取代的价值。

基于相同的信念,本期的书店主题,并不是怀旧,也不是邀请读者「拯救」书市或书店,需要拯救的,其实是我们看待书店和阅读的眼光。未来的书店不再只是卖书的地方,而是展现独特观点的场所,是一个体验空间。它会吸引明眼的人,懂得使用的人,这样的人会走在前面,为能在街角遇到一间好书店感恩。

展店数不断扩增的 MUJI BOOKS 明白宣示,他们要为消费者打造感觉良好的生活提案,而感觉良好的生活中,一定要有书和杂誌。如果你是无印良品的信徒,是否也会同意,生活中应该有更多和书及杂誌相处的时光?

我喜欢这期西班牙外稿好友告诉我们的一句情话:”Québonita te ves ignorando al mundo leyendo”(妳忘了週遭世界而沈浸在阅读中的样子,真美。)

你也看见了吗?

上一篇: 下一篇:
猜你喜欢
热门排行
最新文章